定增终止、计提减值近8亿,上海电力跌停,与长江电力资产并购遇阻有关?

定增终止、计提减值近8亿,上海电力跌停,与长江电力资产并购遇阻有关?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陶书宁12月29日,上海电力开盘后迅速跌停,盘中虽多次打开,但最终仍以跌停收盘。消息面上,上海电力跌停或与…

定增终止、计提减值近8亿,上海电力跌停,与长江电力资产并购遇阻有关?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陶书宁12月29日,上海电力开盘后迅速跌停,盘中虽多次打开,但最终仍以跌停收盘。消息面上,上海电力跌停或与公司大额计提减值准备及部分股份认购协议终止有关。12月28日晚间,上海电力发布《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和核销应收款项信用减值损失的公告》(下称“减值公告”),上海电力为其8家子公司计提了减值准备,涉及金额近8亿元。其中,为4家子公司应收账款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为3家子公司资产进行减值准备,另外1家子公司因项目无实质进展、不具备进一步开发条件等,在建工程项目计提减值准备不超过0.16亿元。与减值公告一同披露的,还有《关于与特定对象签署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之终止协议的公告》。据该公告,公司于12月27日接到长江电力告知,拟不再认购定增。今年5月,上海电力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拟以6.17元/股的价格向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家电投集团”)、长江电力(600900.SH)非公开发行3.62亿股,用于投资建设清洁能源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12月29日,上海电力报收13.39元/股,长江电力报收22.25元/股。因今日跌幅偏离值达7%,上海电力登上龙虎榜。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今日沪股通专用席位买入上海电力3083.02万元并卖出2280.31万元,2家机构专用席位净买入3414.89万元,3家机构专用席位净卖出3.20亿元。定增生变上海电力此次计提减值规模近8亿元,预计减少公司2021年合并口径利润总额约7.69亿元,减少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约6.2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上海电力此番再次对子公司哈密宣力燃气发电有限公司(下称“哈密公司”)计提资产损失,计提减值准备不超过3.01亿元。而在2020年,上海电力已经因哈密公司净化设备无法正常运行、兰炭尾气加压形成大量含酚废水无法排放等原因,为该公司相关项目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4.25亿元。就前期资产减值准备是否充分一事,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上海电力证券部及董秘办公室,但始终无人接听。据前述减值公告,2021年外部专家组对哈密公司进行现场调研后认为尾气净化系统为满足环保要求进行改造投入很大,且实施改造后运行效果存在不确定性,专家组综合分析得出“停止两套9E联合循环机组运行发电,另行处置”的结论。鉴于专家组对两套9E联合循环机组的配套资产在哈密公司持续运营判断上的重大变化,上海电力认为相应资产出现进一步减值迹象。根据评估机构出具的减值测试报告,在哈密公司2020年已计提减值的基础上续提不超过3.01亿元。而导致哈密公司此次计提资产减值的两套9E联合循环机组,均租赁自上海电力另一子公司——罗泾燃机发电厂(下称“罗泾电厂”)。该机组的非正常运行间接导致罗泾电厂计提减值不超过2.82亿元。“哈密公司决定不再向罗泾电厂租赁该资产,由于该批资产为非标设备,国内同类型电厂无法继续安装使用,资产可收回金额明显低于账面价值,出现减值迹象。”上海电力在减值公告中称。此外,上海电力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也遭遇变数。据上海电力公告,12月27日,公司接到长江电力告知,拟不再认购定增。长江电力的“失约”,令上海电力不得不调整定增预案。根据上海电力公告,公司定增对象由国家电投集团、长江电力两家公司调整为国家电投集团一家。发行股票数量由不超过3.62亿股调整为不超过2亿股,募集金额调减10亿元,至12.31亿元。同时,募投项目和拟使用募集资金金额也一并遭到调整。本次发行完成后,国家电投集团及其子公司将合计持有上海电力57.46%的股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与长江电力资产重组遇阻有关?此番“失约”前夕,长江电力资产重组事项正好受阻,如此巧合,不禁令市场遐想。12月24日,长江电力披露了上交所对其重大资产重组预案的审核意见函。上交所要求长江电力就标的公司下属水电站来水量、建设进度、经营情况等做出进一步说明。此前,长江电力拟以发行股份、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如有)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三峡集团、三峡投资、云能投、川能投合计持有的三峡金沙江云川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云川公司”)100%股权,系乌东德和白鹤滩两座水电站的投资运营主体。长江电力并购预案披露,截至2021年9月30日,云川公司总资产2254.99亿元,总负债1723.40亿元。而长江电力的财务状况似乎并不十分乐观,公司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流动资产199.3亿元,其中货币资金88.35亿元,而流动负债则高达654.54亿元。为此并购事项,长江电力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定向募集资金。根据预案,发行股票价格为18.27元/股,发行数量(包括可转债初始转股数量)不超过总股本30%。按目前长江电力227.42亿总股本计算,募资金额可达1246.49亿元。此次定增及并购遇阻,为长江电力资金流动性缓解的问题增加了不确定性。由此市场怀疑,定增及并购受阻或许是认购上海电力股份终止的原因。“这是两件事,资产收购遇阻与认购协议终止之间不存在关联。”12月29日,长江电力投资者服务热线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人士称,认购终止的决定是公司根据资本市场的变化情况以及生产经营的需要做出的。但就具体原因,该人士表示并不知情。另外,该人士同时表示,公司不会因终止认购股份事项而需要承担违约责任。Choice数据显示,长江电力的实控人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电力实控人为国家电投集团,二者背后实控人均为国务院国资委。上海电力主营业务为电力、热力销售等,在保持火电主营业务的基础上,上海电力已向清洁能源、新能源等领域扩展。目前已成为集高参数、大容量的燃煤火力发电、燃气发电和风电、太阳能发电及分布式功能等新能源为一体的能源企业。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上海电力实现营业收入220.3亿元,同比增长21.90%;净利润3.89亿元,同比下降67.75%。长江电力则主要从事水力发电业务,现拥有三峡、葛洲坝、溪洛渡和向家坝四座电站的全部发电资产。财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主营收入404.48亿元,同比下降5.63%;归母净利润195.67亿元,同比下降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