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周刊:19年起重庆队就没准时发过钱,两江冠名费去向未知

经济周刊:19年起重庆队就没准时发过钱,两江冠名费去向未知直播吧6月22日讯 2022赛季中超开赛前,重庆两江竞技宣布退出并解散。《中国经济周刊》撰文称,2019年冬训开始,重庆队就没有准时发过钱。2…

经济周刊:19年起重庆队就没准时发过钱,两江冠名费去向未知
直播吧6月22日讯 2022赛季中超开赛前,重庆两江竞技宣布退出并解散。《中国经济周刊》撰文称,2019年冬训开始,重庆队就没有准时发过钱。2017年1月5日,武汉当代集团决定接手重庆力帆。力帆留下了洋河足球场占新俱乐部10%股份,球队名称也变更为重庆当代力帆,后更名为“重庆当代”。然而,在当代集团从力帆手中接棒后的两年,即2019年开始,重庆当代便出现了在足球方面投入骤然减少的趋势。由于当代明诚在其他方面投入巨大,所以陷入了巨大的现金压力。据业内人士回忆,2019年冬训开始,重庆足球队的钱就没准时发过,更有赢球奖金发不出来的情况,也是那时出现了第一次罢训。两江集团相关工作人员曾表示,两江集团旗下两江置业曾以冠名费用的形式,给当代集团支付过一定金额的费用,但具体数额并不清楚。两江集团支付过约5000万元的冠名费用,有说法是希望专款专用来支付球员欠薪,但最终钱的去处并未有明确公示。今年5月,亚洲杯中国组委会官方宣布,原定于2023年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将易地举办。这也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代明诚本想利用亚足联赛事,在赞助销售工作中大赚一笔,但计划落空后再无力支撑接下来重庆两江竞技的运营费用。(小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