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公教育回复关注函,解释业绩下滑、退费、存贷双高等质疑

中公教育回复关注函,解释业绩下滑、退费、存贷双高等质疑深交所12月13日向中公教育发出关注函,要求其回应有关营业收入、市场占有率、预收款、退费率、学员贷、存贷双高等7大问题。延期一周后,中公教育终于在…

中公教育回复关注函,解释业绩下滑、退费、存贷双高等质疑
深交所12月13日向中公教育发出关注函,要求其回应有关营业收入、市场占有率、预收款、退费率、学员贷、存贷双高等7大问题。延期一周后,中公教育终于在12月28日晚间发布公告,对深交所13日下发的关注函予以回复。首先对于业绩下滑问题,中公教育三季度营收为14.5亿元,同比下降68.8%;亏损7.94亿元, 与去年同期相比转亏。作为中公教育的核心收入来源,公务员序列今年三季度营收为8.27亿元,同比下降70.18%,占总营收比例57%。针对公务员序列培训收入的下滑,中公教育称,主要影响因素为收款不及预期,以及退费增长较多。原因是公务员序列收入中,省考占绝大部分。由于2021年省级公务员联考提前一个月,导致学员备考准备不足,培训意愿降低,省考培训招生规模和培训人次出现下滑。同时对课程安排造成不利影响,部分长线班无法开展,替代为非长线班。据中公业务部门估计,受此因素影响,省考联考的收款金额减少25—35亿元左右。按照2019年和2020年两个完整年度平均退费率45.48%测算,减少的收款金额影响其收入13.63至19.08亿元。前三季度退费金额近124亿,将下架“协议班“与此同时,中公教育还面临高于往年的退费率,导致确认的收入减少。公告显示,2019年中公教育退费金额为74.23亿元,退费率为44.14%;2020年度退费金额为100.09亿元,退费率为46.54%;2021年1-9月退费金额为123.97亿元,退费率为65.81%。中公教育提供的培训服务,分为普通班和协议班。对于普通班,中公通常在培训服务结束的当月确认收入。协议班于2010年推出,如果学员考试没有通过,或公务员招考未被录取,费用可以部分或全额退还,其培训价格也明显高于普通班。今年公司退费率增加的原因其一是因市场竞争压力加大,推出的协议班高退费班次占比有所上升。其二是在招录公告和招录人数没有明显增长的情况下,提高通过率的难度增加,从而导致退费增加。此外,学员贷的使用也增加了退费率。学员贷虽然扩大了参与培训的生源,提高了整体收费规模,但部分学员对培训的重视程度不够,考试准备不充分,导致使用贷款的学员通过率,明显低于正常通过率。中公教育内部人士表示,“三季度协议班退费金额为57.25亿,是集中退费高峰期。” 2021年度退费率增高,主要受2020年疫情影响大规模考试延后和2021年省考提前影响。由于去年部分省考面试工作尚未全部结束,导致部分退费延至2021年一季度,使2021年一季度的退费高于其他年度同期。另外,因2021年度省考提前至一季度,其笔试面试成绩公告早于过往年度,教师招聘公告高峰也已在上半年结束,致使三季度成为集中退费高峰期。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报道,为保证实收, 12月29日起中公教育将下架公考协议班“不过费用全退”的课程,会适当收取一些课时费。对此中公教育回应称:“近期内我们正逐步优化和调整产品结构,已有全收全退课程目前在下架中。”财务费用大幅增长,未来将减少学员贷产品占比目前,中公教育学员贷合作的三方机构包括:理享学、百度贷款、京东白条。其中,理享学贷款主要用于学员可退费部分,并且主要针对考试难度较大课程。公司表示使用理享学贷款学员考试准备不够充分,因此其退费率普遍高于中公整体综合退费率水平。而百度贷款主要应用于不发生或很少发生退费的技能类培训。比如IT培训。京东白条额度比较低,因此百度贷和京东白条两种方式下的退费率较正常退费率低。以理享学为例,理享学为助贷机构,合作金融机构包括中关村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东营银行等。中公教育向助贷机构支付服务费,即财务费用,由助贷机构向其合作的各金融机构进行相关利息或费用结算。公告显示,该模式下,2019年、2020年、2021年1-9月,中公教育的财务费用分别约为4147.51万、2.18亿、1.79亿,总计约4.38亿元。其中支付给理享学的财务费用最多,分别为3458.8万、2.107亿、1.731亿元。中公教育内部人士表示,学员贷属于阶段性的市场策略。推出理享学这一产品是为应对2020年疫情下的复杂情况,在市场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抢占及扩大市场份额。且学员贷合作的全部是合规金融机构,经核查,贷款模式中不存在恶意放贷、恶意催收等违规经营行为。目前产品结构已经逐步优化,占比逐步缩小,整体比例不大。“存贷双高”,钱都用在哪儿了?对于“存贷双高”问题,深交所提出, 2017 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为1亿元,2018 年末、2019 年末、2020 年末及2021 年 9 月底,公司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 16.07 亿元、28.67 亿元、39.76 亿元和 48.44 亿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定期存款及理财产品等金额合计约为 47.01 亿元、64.02 亿元、89.19 亿元和 34.20 亿元。在货币资金充裕的情况下,公司持续新增债务究竟是什么原因,用途为何?中公教育此前回应是,需要充足资金应对可能的退费。但上述金额扣除合同负债后分别为27.81亿元、37.68亿元和39.94亿元,仍大于短期借款金额,此回应未能说服深交所。此次中公教育发布的公告显示,借款的主要原因其一是协议班模式下,需要退还学员大部分的学费,从稳健经营的角度,公司需要保有一定规模的货币资金,以便及时变现,应对可能出现的协议班退费。其二,人才招录和资格认证考试的时间分布,具有一定周期性。一般三季度和四季度的收款较少,退费金额相对较高,导致当季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可能为负,公司需要通过部分短期银行借款以应对季节性的资金需求。不仅如此,自 2018 年以来,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不断增长和分支机构的不断增加,公司迫切需要建设自有的培训基地和办公场所,以满足面授培训需要和提升学员学习感受。公司已先后在山东、吉林、辽宁、陕西、北京等地购置建设学习及办公场所,对资金有一定需求。另外,经营亏损也是公司借款增加的原因之一。“双减政策”下发后,地方相关主管部门在规范整顿校外培训市场的同时,对职业教育培训行业亦提出了一系列的规范要求,如线下网点的设置条件、消防安全、开班管理、收费管理、广告投放等,对市场开展和日常经营产生了一定影响,致使其2021年前三季度经营性净现金流出现负数,产生较大金额的经营亏损。交易所下发关注函后,中公教育股价下跌,截至12月29日收盘,公司股价报7.87元/股,相比12月13日的高点,市值蒸发约172亿元。(钛媒体App编辑翟碧月综合自界面新闻、上海证券报等)